实存将然

我想知道是谁发现了这个惊天的秘密,又情意拳拳地留下这样一句话。

他的心坚毅无比,他的泪枉然流淌。

一只苍蝇在红酒里酩酊大醉。看见那淡蓝色长裙的裙摆随风扬起,小巷里那女孩纤细而不失丰韵的身姿,凝眸含笑落泪,集清绝孤傲一身的落寞背影…静坐在琴旁,揉揉不知从何弹起的手指,一副无从适足的神情。摇晃着聋拉着的脑袋,重新坚定起来,用干脆的微笑把一切掩饰起来。

听着迈克尔杰克逊的摇滚流行歌曲也能睡着,做了一个恐怖而现实的梦,目睹亲人的不断离去,我们能坚持多久,一个接一个的尸体堆在洗衣机里...小学时就做过关于绿巫婆的小孩终结者式追魂故事,后来看降头术,意念死亡,还有各种变态心理和神经病,关于追求极端的美感,其实只有哲学才得以慰藉。就好像《黑客帝国》,《盗梦空间》,《楚门的世界》,《贞子》,《富江无限制》等等在哲学面前小儿科的东西,在纯理性批判的视角下,物理狂热者的话说就是所有这一切都是物理场的耦合。恐惧是因为未知。听别人讲鬼故事,有些一听就知道是自己编的,因为大师奇绝的视角和风格,令人意识错乱的结构是很难模仿的,还是需要一点原创。像那些意识流小说,有真有人会误认为流水账,所以要么不贱,要么贱到无敌。中庸是一种很模糊的状态,没有极端做参照物,怎么理解的中庸,像一条线段,排除端点,你选择哪一点...而且我们总是用绝对批判绝对,这就陷入怪圈里,可能没有绝对的客观吧,获知时就透过了主观的有色眼镜。但我们还有坚信,搭建通往神灵的巴别塔,如果真的混沌了,还是选择做饮食男女,那种流俗的外表下隐藏着一种纯粹的信仰...真的,你怎么知道兽的灵魂是下地狱的呢,我们不理解它们,或许在兔子眼里上帝也有张兔子脸,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否死过,又哪来的死亡体验,所有这一切的本源何在...佛说菩提本无树,明静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她说卑恋可以让人低到尘埃里,把别人当作小祖宗。我不愿敷衍自己,可是很多事实他们故意回避,怕引起民众对无知的恐惧,但是这是回避不了的。组成每个句子或思想的‘元素’或许无限,但是经常用的也就那些,把元素重新组合,体系无限制,宇宙便是一个很大的子集,母集未知。我觉得这很通俗易懂,老少皆宜,长扫把上的沉思被扫把星(不是彗星,就是简单的扫把星)抓走了,我又打了这么多语可尽夫的废话。

把鲜血涂在白色的裙子上,习惯性去抠弄揭开很痒的伤疤,疼痛是短暂的,伤痕是一种历史,看着风中的毛羽飘那么渺远,尖起嗓子学鸟叫,很喜欢静静的想想。严肃时的略显狰狞,不苟言笑的搞笑心理,与孤独有染,朝圣的信仰恒定,从渺茫的朦胧中看出了真诚,也从明晰的不屑中听出了哽咽。

回了趟初中部,人去楼空,鸟语花香堪旧,植物疯长的季节,还有那熟悉而刺耳的虫鸣,尖锐的衬托着孤寂。更有那眼保健操的声音,引起我的莫名感触,那些不再属于我们的青春,余有回忆。学校就像社会,就是一种加工厂,迎来送往非青楼,此乃人间至简的大道。

喜欢新概念作文,哲学散文,无理头绪的混沌跃然纸上,在初三只要是老祁给我改的作文,一直都是低分,我很不服气不过也很释然,毕竟写作不只是为了考试时语文得高分,每一种风格都有它存在的价值。看《纯净集》,爱上了劳伦斯,还崇拜惠特曼,博尔赫斯,纪伯伦,爱伦坡等人,写了一篇读后感,文档已经找不到了,或许成为了大数据时代的一种垃圾,没什么,做自己最大的伯乐。

孤独是贴身的,而美则是身外之物。

把说说提炼为作文,这样有很多想法可以融合,不失为一种重温的艺术,就好像以前光看书名就陶醉,现在也是,啊,发情方法论。教官头低着偷偷地笑,军旅式的文艺表演,英姿飒爽,还有定格游戏,站着时在想些什么。

熄灭了,全部的光芒,全熄灭了!一块尸布暴风雨般落下,遮住颤抖的躯体。苍白憔悴的天使们撩开尸布飞入云端,宣告一场悲剧的完结,主人公是胜利的可怜虫。
在这个世界上,冷暖自知,不了解他人,也不甚了解自己。也正是这个世界上,求知为了满足求知欲,为了生存的尊严,为了一个所谓的坚信,不顾一切的坚强。写之前先把自己预奸,批判怀疑与由衷信任,混沌中的明晰,曙光在哪里。阴郁可以转化为创作的乐情,就好像好得令人忧伤的东...

流浪的风在深夏,蓝白之间,逝水无邪,你是哪种动物,启程之前落幕之后,凝眸,青鸟?飞鱼!灯光里怀抱温柔如死的冬,曦葩城殇,旅行的蜗牛,夜奔归途,云洗森严,糜光之瞳,掀开灰色,素筏几光年,蚀面,红豆生南国,罪恕,生死疲劳,单指间上的琴弦,把岁月抛回。

你不爱我也不怜悯我,发现行为比感觉更容易受理智影响。曾经搜集的句子:【抱负永远是一种快乐,一种如地产般可靠的财产】【不论我活着还是死去,我都是一只牛氓,快乐地飞来飞去】【气以实志,志以定言,吐纳英华,莫非性情】【让自己内心藏... 

东写西读,南腔北调,感动有瘾,澡雪精神。人所谓的内涵都隐藏在外表上了,诗人大多是没遇到王子的灰姑娘,他们就无端骄傲着,无端地疼惜自己;暂时无法被证实或证伪的命题,或许现在的奉信的某些理论就像当年的燃素与以太,找到更合适的它便会退休。从现在看,好像处处都有怪圈,没关系,恬淡如菊依旧.

语言在生活中被创作,但终究无法诠释生活。可还是迷恋那些文字,像拼图一样构成绝妙的篇章。文字沙龙中的感情投入,简洁精瀚或晦涩冗长,极端唯美或平实有力,清新出尘或媚俗现实…无论怎样,都有被传染的危险,用一种普适的态度去拥抱一切,就像这个宇宙在包容着各色各样的人。

去看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8》,明明知道是虚假的,还是…新概念作文是语文上的奥林匹克,看了许多东西,有些泪虚有其表,内心可怕的脆弱。看那些散文,或许皱着眉头泛着湿光,会炼得秋水一眸,但看会理科方面的书立刻又会变得到面无表情,仿佛爱上了清冷的求索,或许这些都显得搞笑了。

笑容中闪过一抹明媚的忧伤,哭着时微扬起嘴角。面无表情地看着路边的电线杆,尖起嗓子和上面的小鸟打个招呼。落叶季,弯腰拾起一片枯叶,把玩着;园圃阶侧的蜗牛壳,看上去透明干脆;操场人工草坪上的蚂蚱,捉住一只带到教室逗弄着,去恐吓胆小的女生,却被一男生抢了去,惨死于脚底…

纷纷而落的绵绵细雨,氤氲着有别于夏日雷雨的柔韧情怀。不要辜负可以淋雨的体质,领略,倾泄,滋润,还有温凉的微咸的泪水溶液,其实生活赋予我们很多。

时光纷呈,不复当年模样。那时闲得喜欢乱想乱写,用所能想象到的梦幻编织天真酸涩的感受。感况发情,涂鸦年代,患过中二病,乐此不疲地痴迷着。那些年写的伤感小文烧了,残留着成长的碎片被时间排泻出去,就像那样不知所措的真实着,淡定得不好玩。

他已经死了,可仍在腐烂,彻底完了。看《春天的故事》,那个绝决的女孩,心多洗练,想到哪写到哪的杂笔心情,哀怒皆藏的卑恋人生,很多语句实有同感。

极端唯美语句【他只醉心于他心灵的崩溃过程】,【人,只要他的薄弱意志不倒,他就既不会服从天使也不会全然服从死亡】,【如果上帝是一个巨大的意志,那么宇宙也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】,【人噬其所爱,可未等他越过知识的极限她已越过了死亡的界限】,【激情十足的秃鹜,胜利的可怜虫】。-------选自 《纯净集第二十一章》。

酸甜香辣味曾今的感动【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】,
【大雁啊!大雁!不是我自己愿意变老的,实在是这时光无止尽地循环,让我不得不老去的啊】【人生若只如初见 ,思无邪,当时已惘然。漫漫情之当时只道是寻常,淡淡思之今日已无从感慨】【你是我眼中的美人,你是那气味清淡的根,你的死是美的】【最好只是微笑,不带轻蔑,尽力忍耐,而不过分自怜自艾】,这些句子很有感觉。

我们住在彩虹桥的另一头,把洗净的衣服晾在银河树的枝桠上,或许我们对地球已无话可说。

迷失在古堡与田园之间,丈量书与笔的距离,宛如梦幻。

昏黑的天幕下,一片微卷的蒹葭在江水中挣扎着、颤抖着,飘出了令人心疼的涟漪,一圈一圈地,像莲花层层展开的心事。知我心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

雪一般的梦飘零成水,泪转千行,他的话一路撒落,笔尖上的烟霞若似梦中妖气。红楼之梦,青鸟的虚像,非是镜中花月.

评论

热度(2)